洪永时

当前位置:   网站首页 >> 全部文章

樱田门外之变警惕!误导性语言对你孩子影响!(原创)-静待花开的教育

警惕!误导性语言对你孩子影响!(原创)-静待花开的教育


在教育心理学上,有这样的一个故事:1968年的一天,美国心理学家罗森塔尔和雅各布森来到一所小学,说要进行7项实验。[他们从一至六年级各选了3个班,对这18个班的学生进行了“未来发展趋势测验”。之后,罗森塔尔以赞许的口吻将一份“最有发展前途者”的名单交给了校长和相关老师,并叮嘱他们务必要保密,以免影响实验的正确性。其实,罗森塔尔撒了一个“权威性谎言”,因为名单上的学生是随便挑选出来的。8个月后,罗森塔尔和助手们对那18个班级的学生进行复试,结果奇迹出现了:凡是上了名单的学生,个个成绩有了较大的进步,且性格活泼开朗,自信心强,求知欲旺盛,更乐于和别人打交道。这就是在教育史上有名的“罗森塔尔效应”,这其实是一种心理暗示。

这个例子中的心理暗示是一种积极的心理暗示,那么,有没有消极的心理暗示呢?当然有,而且常常发生在我们身边,前几天,在我家里出现了这样的一件事:一天晚上,我上了晚自习后回家,妻子正在给我女儿瞳瞳听写生字,我进来时看到瞳瞳正在改正错了的字词,随手就翻了一下她的语文书,看到有一课生字组词没写。
我:“瞳瞳,你这课还没学啊?”
瞳瞳:“学了。”
我:“为啥这课生字组词没写啊?”
瞳瞳没说话,妻子在旁边说:“哼,你闺女现在学会骗人了。”
我:“不可能,瞳瞳不可能骗人的”我提高嗓坚定的说。
妻子:“你问她自己。”
瞳瞳没说话,只是看我们。
我:“她不可能骗人,不要乱讲。”
妻子:“我今晚问她这一课为什么没写,她说是老师还没叫写,要统一写,结果我说那我明天去问问你们老师,她才说不是的,你说是不是骗人的。”
“瞳瞳,是不是这样的?”我看了一下瞳瞳有点生气但又压低声音说。
“是的”瞳瞳眼泪要下来了。
“为什么自己没写,要说谎骗妈妈呢?”我又追问了一句。
“我怕妈妈生气!樱田门外之变”瞳瞳哭了出来。
我心里很难过,把孩子搂在怀里,说:“算了,不说了,下次别这样了,好吧?我们俩现在去外面操场跑步吧。”
“嗯!”瞳瞳点点头。
我:“你先下楼,我和妈妈说两句话。”
瞳瞳自己先下楼了,我很生气的和妻子交流了这个事情,认为她不应该说这样的话,让她以后别再教孩子了,为此和妻子吵了几句,弄得双方都很不开心。
事后我反思了这件事,和妻子认真的交流了一下,这个问题本是个小问题,根本不应该去大惊小怪的,妻子的那句话——你闺女学会骗人了——完全不该说。首先,“学会”两个字就不成立,这不是学的,被妻子那盛气凌人的气势给吓出来的,面对妻子的质问,孩子为了“妈妈不生气”,当然不愿说实情;其次,不该给孩子下误导性的结论,这点小事就叫“学会骗人了”?如果就为了这件小事就给孩子戴了个“学会骗人”的帽子,并常常提起,长久之后,这句话就会成真。通过这件事反思,我和妻子说,以后不要提起这事,至少不在出现“撒谎”、“骗人”这些词。

孩子在懵懂阶段,偶有出现一些错误,大人们一定不可上纲上线,乱下误导性的结论。比如,孩子第一次拿了别人的东西,我们绝不要说出“偷”这个词,处理方法很简单,你只需要和他这样交流:“宝贝,如果你心爱的玩具被别人拿走了,不告诉你,你会生气吗?会难过吗?”这时候孩子肯定会说难过、生气的,如果他还不明白,就直接他最爱的东西假装要拿走,送给别人,这样基本就可以了。然孩子把东西送回原处,并告诉他这是不对的,以后再不可这样做了。如果你很鲁莽地说:“你怎么拿别人的东西?在没告诉别人就拿了他的东西,你这是偷东西知道吗?”,这是最糟糕的,可以说这直接是教孩子什么叫“偷东西”。
说到这里让我想起了一个我小时候的一件事,在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一天我们正在上课,突然一个家长闯进课堂大骂自己的孩子,说孩子不要脸,是个小偷,把我们吓了一跳。原来是他的孩子偷拿了家里的钱,到外面买东西吃,他父亲这一闹,全班都知道他是“小偷”了,后来我的这个同学实在无法再继续上课了,只好转学,这是我见过教育孩子最糟糕的情况了。
这是个很极端的例子,也是极个别情况的,大多数时候,我们都会不经意期间给孩子下误导性的结论,不仅涉及到孩子的道德教育方面,学习习惯也会受到影响。比如,前几天我找一个孩子谈话,原因是他的作业错了不少陈杏衣,有些简单的题目也错了,我指着这个题目说:“你看,这题你本来会做,可能是粗心弄错了吧。”他立即回应说:“是的,是的,老师,我这个人就是粗心,从小就这样。”我突然有些惊讶的问:“谁说这话的?”他继续说:“我妈说的,她说我从小就粗心,以前老师也这样说,唉!改不了了!”我一脸茫然,一时竟不知如何应对。我细思其原因,不外乎是小时候孩子做错了题目妈妈就说“粗心”,也不细查原因,反正粗心的错误也是“粗心”,不会的题目做错了也是“粗心”,这下彻底给孩子贴上“粗心”的标签了。

在孩子犯错时,永远不要给孩子下带有误导性的结论,这是带有负面暗示效果的。这种负面暗示效应的影响有时候我们都无法觉察,出现了问题我们都找不到原因,这使我想起了另一个例子。有一个慢性失眠患者,每天靠药物入睡。偶然一次从报纸上看了几则“改善睡眠”的药物广告后,失眠更严重了。每天入睡时,广告上的语句便浮现于眼前:“失眠会引起内分泌紊乱,血压升高,甚至引起精神分裂和心脑血管疾病……”愈想愈害怕,愈害怕愈睡不着,只好加倍服用安眠药。无奈,到精神病院找到心理医生进行咨询,有了下面一段对话。
患者:“我每天只能入睡四五个小时。”
医生:“够了,不少了。盖世英雄拿破仑,每天只睡四个小时,他领导了法国的资产阶级革命;发明大王爱迪生,每天只睡四至五个小时,他一生取得一千多项发明专利……”
患者:“我中午躺在床上,就不合眼”。
医生:“欧洲和美国人中午从不睡午觉……”
患者:“我为什么比别人睡的少?”
医生:“人和人需要的睡眠时间是有差异的,有的人只需要三四个小时,有的人则需要七八个小时,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每天要睡十个小时……”
患者听了心理医生的话,很开心,当天晚上的睡眠便有了好转。第二天中午他想,反正我睡眠也够了,不睡午觉了,就躺在床上看书,想不到看着看着睡着了……
我听了这个故事很佩服这个心理医生,这卖治疗睡眠药物的广告词就起了负面的暗示效应,对这种带有误导性的结论,我们大人尚且如此,何况正在成长中的孩子?尤其是处于懵懂期的孩子,我们的教育要慎之又慎。
切记给孩子下误导性的结论,让你的孩子在关爱中成长,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出现的那些不经意的错误悄悄的溜走,不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任何痕迹,就像一只鸭子浮过平静的湖面那样,泛起小小的波澜之后又归于平静。
如果你觉得有用,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!谢谢!